凤凰益生菌,开启粘膜免疫新时代

Phoenix probiotics, opening a new era of mucosal immunity

扫描二维码

公司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花园路17号
生产基地: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创业大街28号
生物研究院: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创业大街28号
招商电话:400-812-5369
消费者热线:400-812-5368

 

联系我们

《Nature》子刊发表肠道菌群在人类情绪中的作用!

导读:2019年2月4日,一篇发表于《NatureMicrobiology》杂志的论文引起了关注,论文标题为“The neuroactive potential of the human gut microbiota in quality oflife and depression”,肠道微生物群或可影响中枢神经,进而影响抑郁及生活质量。

论文中表示,研究团队使用粪菌16srDNA高通量测序分析了超过1000人的粪便中的微生物群,根据参与者自我评估并结合医生提供的诊断,分析不同的微生物类群与参与者的生活质量及抑郁发生率的相关联。结果发现,产丁酸的柔嫩梭菌(Faecalibacterium)和粪肠球菌(Coprococcus)始终与较高的生活质量指标相关,在抑郁症患者的肠道中Dialister和Coprococcus spp.几乎消耗殆尽。他们发现生活质量,与肠道微生物组合成神经递质——多巴胺分解产物的潜在能力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表明一个人的微生物群可以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

从人类诞生之初起,情绪丰富着我们的思想并影响着我们的决定,情绪决定了人们的口味,影响着人们的健康……

情绪可能受到某种几乎没有人能预料到的因素影响——肠道中的微生物群。这些革命性的研究结果表明,肠道中的微生物群在精神、大脑和肠道之间复杂的交互作用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这些令人兴奋的研究打破了墨守成规的想法,探讨了这些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对于我们的肠道反应和肠道感觉的作用,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我们的情绪、精神和思想。

头脑+肠脑=全脑

在我们的颅腔内有一个早已被人们熟知的头脑,在我们的肠道内还存在一个我们以前知之甚少但现在越来越熟悉的肠脑。我们的肠道也拥有一套复杂的神经系统,肠道和肠道微生物共同构成我们的肠脑。头脑加上肠脑才构成我们的全脑,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脑。

我们很多人在紧张焦虑的时候容易闹肚子,英语里也用“butterfly in the stomach”形容紧张和忐忑不安,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俗语“一肚子的委屈”“肠子都悔青了”
所有这些都表明我们的头脑和肠脑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实际上,我们的最佳精神状态不仅取决于我们头脑的健康,还取决于我们肠脑的健康。我们不要把头脑看作是一个独立的元件,而应看作是一个系统的一部分,头脑和肠脑构成我们的全脑系统,正如心脏和血管构成我们的心血管系统,骨骼和肌肉构成肌肉骨骼系统,内分泌腺及其分泌的激素构成内分泌系统一样。我们知道,这些系统里的元件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血管功能障碍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心脏,脊柱错位会使许多骨骼和肌肉失去平衡。

 
我们的头脑也不是独立运作,而是在与我们的肠脑持续的沟通和交流。头脑和肠脑都是我们全脑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部分的不平衡都会影响整个系统,所以头脑出问题会影响我们的肠脑,肠脑出问题也不可避免的影响我们的头脑。

小问答:

你知道人体中哪里的神经元比脊髓上还要多,而且可以不受中枢神经系统的控制而独立运作呢?

也许,你不会选择肠道作为第一答案。

但事实上肠道内有数百万神经元,

因此有人体“第二大脑”的昵称。

肠道内有数百万神经元,因此有人体“第二大脑”的昵称。

肠道的功能远不止是消化我们吃进去的食物。

肠道中的微生物种群对我们的身心健康会产生重要影响。

科学家已经在研究是否可以通过改善肠道健康来加强免疫系统,以及帮助治疗精神疾病。

◆◆

情绪好坏与肠道有关

◆◆
人的情绪与肠道健康有关联。
据估计,人体80%-90%的血清素产生于消化道。
 
血清素就像一个“化学信使”,它影响人体的各种功能,包括排便功能。同时,它也与精神疾病有关联。
如果人感受精神压力过大就会使血清素水平减少,血清素水平低会影响人的情绪、焦虑程度以及幸福感。
 
◆ 微生物群在抑郁症中的作用
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临床可见心境低落与其处境不相称,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可有自杀企图或行为,甚至发生木僵(Stupor)。部分病例有明显的焦虑和运动性激越,严重者可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每次发作持续至少2周以上、长者甚或数年,多数病例有反复发作的倾向,每次发作大多数可以缓解,部分可有残留症状或转为慢性。
抑郁症的治疗,特别是药物治疗,通常用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或简称为SSRI,这种药物通常也能缓解焦虑症状。
既然肠道微生物群可以影响人类的心理健康,那么是否可以提出假设:摄入益生菌,也能缓解抑郁症?爱尔兰科克大学学院的精神病学家约翰·柯莱恩 (John F. Cryan),已经发表了几篇支持这个假设的论文,还创造了关于肠道微生物可以改变情绪这个特点的朗朗上口的科学术语一一“抑郁微生物”。
在一项研究中,他的团队给实验室大鼠进行益生菌“双歧新生杆菌” 干预,“双歧新生杆菌”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它是第一种由母亲传给婴儿的菌株。然后他们让大鼠游泳,因为大鼠不喜欢游泳,所以游泳可以激活它们的应激系统。当应激反应发生时,血液中细胞炎症因子的浓度上升(人类也有相同的反应)。当给予大鼠益生菌后,似乎可以缓解血液和大脑的变化。在另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可以证明一种特定的双歧杆菌能够减少实验诱导小鼠的抑郁和焦虑行为,和服用了抗抑郁药依地普仑的效果一样。

参考资料:

1、Valles-ColomerMireia,Falony Gwen,Darzi Youssef et al. The neuroactive potential of the humangut microbiota in quality of life and depression.[J] .Nat Microbiol, 2019.

[版权声明]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涉版权问题,24小时内删除。

NEWCENTER

新闻中心